故乡的油茶林

泉源:龙虎和旧事网-龙虎和晚报 2018-11-29 14:33

  汪旭君

  故乡开化盛产茶油。

  油茶花冬天开放,把冷落的山野染得明净一片。当时,老屋劈面山、面前岗的油茶林,成了我儿时的乐土。站在开阔的水碓畈,仰面望去,外形奇特的油茶林遍及山岗,延伸至空山,另有影象中的大王坑、东坞山、灯心坞……

  油茶的莳植一样平常在坡度25—30度的酸性泥土山地,我的故乡否则,能种的山都种上,阳面的油茶果更早熟,出油量也高,也是苏庄陈腐的“万菜油”。

  油茶树非常独特,正确说是花果同树,白花怒放,也是硕果累累之时。霜降季候,村民背着竹篓,手拿长钩走进山野。暗红的茶果挂满枝头,像是周到的呼唤。随手抓过,一个一个安排背篓;稍高的树枝,长钩一拉,转身用篓接住;较高峻的树,却要上树采摘,只一会,背篓轻飘飘的有了重量。采撷季候,通常是阳灼烁媚,清风习习,油茶花在光照之下,迎来“嗡嗡”的蜜蜂,随着党羽的扇动,一股暗香沁人肺腑。

  故乡的油茶历史久长,始于元代大概更早;村里的油榨房也是光阴沧桑,一说是明代,一说是清代,一说越发太古。好久曩昔,村里的人为了营生,担着油担,跋山涉水,越过县北的茶籽岭,将茶油卖到了古徽州。可见,在迢遥的已往,苏庄就有“油茶经济”的影象。

  我对山茶油的情感,来自东坞山和灯心坞那两片油茶林。东坞山油茶林诉说着优美故事,灯心坞油茶林却蕴藏着满山的父爱。

  寻遍村里父老,无人说出东坞山已往的历史,只晓得那边粮田成片,油茶遍野。油茶林里住着一户人家,称“东坞隐士”。一家三口,采撷季候,进入油茶林,小孩在茶籽树下嬉戏,丈夫爬上山茶树,勾着挂满油茶果的枝条,一个一个摘下放入背篓,递给树下的老婆。茶籽满筐,挑回小屋,晒选烘后,挑着茶籽进油榨房。炊烟升起,火光孕育,很快油香飘至。那场景,再现“悠然见南山”的世外桃源,几百年稳定。

  灯心坞要走上一个多小时,与江西接壤。入山转山,一丘又一丘的山田事后,止境处即是成片的油茶林。我和父亲每年至多两次进山。一次是锄草,整理油茶林;后一次,便是摘油茶果了。大片的山茶林,被父亲整理得清新雅观,像个至公园。父亲说,大团体茶林短少办理,松木杂木吃进茶林,茶树被阳光掩藏,树没去世却很少结果。包干到户后,勤奋的父亲将松杂木剔除,梳理后重见阳光雨露,油茶果更见忧色。

  灯心坞路途迢遥,采摘未便,但时节一到,一担一担的油茶果挑回家中,歉收的高兴尽在不言中。那片迢遥的油茶林印记了我对父亲的缅怀,父亲的勤奋、朴素和蔼良,藏在颗颗油茶果之中。

  暖和的阳光下,坐在茶籽树边,童年的影象又一番升起。对油茶林的挂念,让我想起父亲以及故乡的很多人和事。希望我心中的那片油茶林长势不减,永驻山间,造福故乡。

扫码分享得手机

(泉源:龙虎和旧事网-龙虎和晚报  责任编辑:陈昶蕊)

  • 联通